長壽文章

探討記憶與食慾之間錯綜複雜的關係:深入探討高 BMI 背後的機制

探討記憶與食慾之間錯綜複雜的關係:深入探討高 BMI 背後的機制

賓州大學佩雷爾曼醫學院的最新研究表明,大腦迴路連接中斷與高體重指數(bmi)之間存在直接關係,尤其是對於那些患有暴食症等飲食失調的人。

研究表明,高體重指數與背外側海馬和外側下丘腦之間的關聯減弱有關,這可能會影響與食物相關的情緒反應。

這些發現強調,高體重指數和相關飲食問題比自我控制更複雜,強調需要採取治療幹預措施來糾正這些大腦連結。 監測大腦活動以驗證這些結果。 

下面討論的原始研究可以在這裡找到: 

賓州大學醫學院的研究人員確定了人類大腦中記憶力和食慾之間的聯繫,以解釋高體重指數 

高體重指數是一個複雜的健康問題,與遺傳、生活方式和環境等多種因素有關。 然而,最近的研究在清單中引入了一個令人驚訝的元素:我們的記憶。 本文將深入探討記憶和食慾之間令人著迷的關係,探討它們的相互作用如何導致高 bmi,並提供有關可能幹預措施的見解。 

記憶與飲食:兩條路 

記憶和飲食有著相互的關係。 我們吃的東西會影響我們的記憶,而我們的記憶反過來又會影響我們吃什麼和吃多少。 在一項研究中,患有健忘症(一種以嚴重記憶喪失為特徵的疾病)的人被發現會擾亂飢餓和飽腹感線索的處理,從而導致過度消費。 在健康參與者中,最近吃過的一餐的記憶被發現會限制隨後的食物攝取量。

這種關係不只是心理上的,也是心理上的。 這也是生理上的。 大腦的某些區域,特別是背外側海馬 (dlhpc) 和外側下丘腦 (lh),參與飢餓和飽腹感線索以及記憶的處理。 因此,這些區域的紊亂可能會導致暴飲暴食,並可能導致高體重指數。 

海馬體的作用 

海馬體是大腦的關鍵部分,參與記憶的形成、組織和儲存。 它也與飢餓和飽足訊號的調節有關。 有證據表明,海馬體處理飢餓和飽腹感訊號,並將這些訊號與飲食記憶結合。 這種整合可以更好地預測未來消費的後果,並促進飲食行為的靈活性。 

有趣的是,海馬體分為兩個區域:背海馬體(dhc)和腹側海馬體(vhc)。 dhc 與記憶過程相關,而 vhc 與情緒和動機狀態相關。6 這兩個區域都在食慾調節中發揮作用。 

海馬子網路失調與高體重指數 

賓州大學佩雷爾曼醫學院的研究發現記憶力、食慾和高體重指數之間存在關聯。 他們發現,位於大腦記憶中心內的海馬子網絡在體重指數(bmi)較高的個體中更加失調。 這種失調導致無法控製或調節飲食習慣,從而導致高體重指數。 

研究人員進一步發現,肥胖者的 dlhpc 和 lh 之間的連結受損。 這種障礙可能會影響他們在期待獎勵性飲食或款待時控製或調節情緒反應的能力,從而導致暴飲暴食。 

荷爾蒙和神經勝肽對飲食行為的影響 

荷爾蒙和神經勝肽在飲食行為中也扮演著重要角色。 例如,胃飢餓素通常被稱為“飢餓激素”,它向大腦發送信號以刺激食慾。 同時,被稱為「飽足感激素」的瘦素會向大腦發出「你已經吃飽了」的信號。

有趣的是,這些荷爾蒙也會與海馬體相互作用。 研究表明,內分泌和神經肽系統主要在 vhc 中發揮作用,提供飢餓和飽腹感信號並調節飲食的學習方面。 這種相互作用進一步例證了記憶和食慾之間錯綜複雜的關係。 

高體重指數和記憶障礙 

高體重指數與認知​​能力下降有關,包括記憶障礙。 一項研究發現,高體重指數和胰島素抗性與大腦核心記憶區域的活動減少有關。 另一項研究表明,高體重指數與青春期前兒童的空間工作記憶減少有關。

高 bmi 相關的記憶障礙會造成惡性循環,暴飲暴食導致高 bmi,進而擾亂記憶和海馬功能,導致攝取量進一步增加。 這個循環可能有助於高體重指數的發展和維持。 

暴飲暴食和高體重指數對海馬功能的影響 

暴飲暴食和高體重指數會對海馬功能產生負面影響。 在囓齒類動物中,過度攝取高熱量飲食會破壞海馬依賴性記憶和學習。在人類中,高脂肪飲食與海馬活動減少和對高熱量食物的偏好增加有關。 

高 bmi 管理中認知介入的潛力 

記憶和食慾之間的關聯表明認知幹預可能對控制高體重指數有效。 此類幹預措施可著重於增強記憶功能,特別是與飲食習慣和食物攝取有關的記憶功能。 

例如,基於記憶的技術,例如記食物日記或使用提示個人回憶自己吃過什麼的應用程序,可以幫助調節食物攝取。 旨在改善工作記憶的認知訓練計劃也可能是有益的。 

記憶與食慾研究的未來 

記憶和食慾的交叉點是一個相對較新的研究領域,還有很多東西我們還有待了解。 未來的研究可以探索不同類型的記憶,例如情景記憶(特定事件的記憶)和語義記憶(一般知識)如何影響食慾和飲食行為。 

此外,記憶、食慾和壓力、睡眠和身體活動等其他因素之間的相互作用可能是未來研究的一個有趣的途徑。 了解這些關係可以更全面地了解高體重指數背景下記憶和食慾之間的複雜交互作用。 

結論 

記憶和食慾之間錯綜複雜的關係為我們理解高體重指數提供了獨特的視角。 它強調了這種情況的複雜性,強調這不僅與我們吃的東西有關,還與我們的大腦,特別是我們的記憶如何對我們吃的東西做出反應有關。 

透過加深對這些過程的理解,我們可以製定更有效的干預措施來避免高體重指數。 在高體重指數的情況下,這可能意味著不僅要關注我們的飲食,還要關注我們的記憶。 

對於老年人來說,了解記憶力和食慾之間的關係至關重要。 隨著年齡的增長,我們的記憶力可能不像以前那麼敏銳,這可能會影響我們的飲食習慣。 意識到這種聯繫,並採取措施保持健康的記憶力,可以幫助避免老化的影響。 

寫食物日記或使用可提示您回憶自己吃過什麼的應用程式可能是一種實用的策略。 此外,參與增強記憶力的活動,如拼圖、閱讀和社交活動,也可能是有益的。 最後,保持均衡飲食和定期身體活動也很重要,因為這些有助於良好的記憶功能和健康的體重管理。 

 

參考: 

  1. Hebben, N.、Corkin, S.、Eichenbaum, H. 與 Shedlack, K. (1985)。 雙側內側顳葉切除術後解釋和報告內部狀態的能力下降:案例 HM 行為神經科學,99(6), 1031–1039。 https://doi.org/10.1037/0735-7044.99.6.1031  
  2. 希格斯,s.(2002)。 最近進食的記憶及其對後續食物攝取的影響。 食慾,39(2), 159–166。 https://doi.org/10.1006/appe.2002.0497  
  3. 戴維森 (Tl) 和賈拉德 (1993)。 海馬體在利用飢餓訊號中的作用。 行為與神經生物學,59(2), 167–171。 https://doi.org/10.1016/0163-1047(93)90925-8  
  4. 艾肯鮑姆,h.(2000)。 用於陳述性記憶的皮質海馬系統。 自然評論神經科學,1(1),41–50。 https://doi.org/10.1038/35036213  
  5. 戴維森 (Tl) 和賈拉德 (1993)。 海馬體在利用飢餓訊號中的作用。 行為與神經生物學,59(2), 167–171。 https://doi.org/10.1016/0163-1047(93)90925-8  
  6. Bannerman, DM、Rawlins, JN、McHugh, SB、Deacon, RM、Yee, BK、Bast, T.、Zhang, WN、Pothuizen, HH 和 Feldon, J. (2004)。 海馬體內的區域分離。 神經科學與生物行為評論,28(3), 273–283。 https://doi.org/10.1016/j.neubiorev.2004.03.004  
  7. Barbosa, DAN、Gattas, S.、Salgado, JS、Kuijper, FM、Wang, AR、Huang, Y.、Kakusa, B.、Leuze, C.、Luczak, A.、Rapp, P.、Malenka, RC, Hermes, D.、Miller, KJ、Heifets, BD、Bohon, C.、McNab, JA 和Halpern, CH (2023)。 人類海馬體內的食慾產生子網絡。 自然。 https://doi.org/10.1038/s41586-023-06459-w  
  8. Barbosa, DAN、Gattas, S.、Salgado, JS、Kuijper, FM、Wang, AR、Huang, Y.、Kakusa, B.、Leuze, C.、Luczak, A.、Rapp, P.、Malenka, RC, Hermes, D.、Miller, KJ、Heifets, BD、Bohon, C.、McNab, JA 和Halpern, CH (2023)。 人類海馬體內的食慾產生子網絡。 自然。 https://doi.org/10.1038/s41586-023-06459-w  
  9. 小島,M.,細田,H.,伊達,Y.,中裡,M.,松尾,H.,&神川,K. (1999)。 生長素釋放肽是一種從胃中釋放生長激素的酰化肽。 自然,402(6762),656–660。 https://doi.org/10.1038/45230  
  10. 卡諾斯基,Se,&燒烤,Hj(2017)。 海馬對食物攝取控制的貢獻:記憶、神經解剖學和內分泌機制。 生物精神病學,81(9), 748–756。 https://doi.org/10.1016/j.biopsych.2015.09.011  
  11. Sabia, S.、Kivimaki, M.、Shipley, MJ、Marmot, MG 與 Singh-Manoux, A. (2009)。 成人生命歷程中的體重指數和中年後期的認知:Whitehall II 隊列研究。 美國臨床營養雜誌,89(2), 601–607。 https://doi.org/10.3945/ajcn.2008.26482  
  12. Cheke, Lg, Bonnici, Hm,Clayton, Ns 和 Simons, Js (2017)。 肥胖和胰島素抗性與大腦核心記憶區域的活動減少有關。 神經心理學,96, 137–149。 https://doi.org/10.1016/j.neuropsychologia.2017.01.013  
  13. Chaddock, L.、Erickson、Ki、Prakash、Rs、Kim、Js、Voss、Mw、Vanpatter、M.、Pontifex、Mb、Raine、Lb、Konkel、A.、Hillman、Ch、Cohen、Nj 和 Kramer, Af (2010)。 青春期前兒童有氧健身、海馬體積和記憶表現之間關係的神經影像學研究。 腦研究,1358,172-183。 https://doi.org/10.1016/j.brainres.2010.08.049  
  14. Farruggia,MC 和 Small,DM (2019)。 肥胖和代謝功能障礙對認知的影響:綜述。 生理學與行為,208, 112578。 https://doi.org/10.1016/j.physbeh.2019.112578  
  15. Kanoski, SE、Zhang, Y.、Zheng, W. 與 Davidson, TL (2010)。 高能量飲食對大鼠海馬功能和血腦屏障完整性的影響。 阿茲海默症雜誌:JAD,21(1),207-219。 https://doi.org/10.3233/JAD-2010-091414  
  16. Higgs, S.、Williamson, AC 與 Attwood, AS (2008)。 回想最近的午餐及其對隨後零食攝取量的影響。 生理學與行為,94(3), 454–462。 https://doi.org/10.1016/j.physbeh.2008.02.011  
  17. Ferriday, D. 與 Brunstrom, JM (2011)。 「我就是控制不住自己」:超重和瘦人暴露於食物暗示的影響。 國際肥胖雜誌 (2005), 35(1), 142–149。 https://doi.org/10.1038/ijo.2010.117 


較舊的帖子 較新的帖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