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壽文章

喜愛抗老強效 nad+ 的 8 個最佳理由

Nad+ 抗衰老的 8 個重要原因

我們的細胞使用 輔酶A+ 使沉默調節蛋白發揮作用,調節生物途徑,並保護細胞免受與年齡相關的衰退。 西土因 端粒在維持端粒長度方面發揮著至關重要的作用,端粒是 DNA 鏈末端帽,可防止染色體散開。 科學家將長端粒與長壽聯繫起來。

 

隨著年齡的增長,我們的 NAD+ 水平會下降。 原因之一是一種名為 CD-38 的化合物會破壞 NAD+。 如果做得適度,這是一件好事,因為 CD-38 可以防止我們的 NAD+ 過高並影響重要的生化過程,例如睡眠-覺醒和飢餓週期。 但隨著年齡的增長,CD-38 變得過於雄心勃勃並破壞了過多的 NAD+。 平衡被打破,導致 CD-38 過多而 NAD+ 不足。

 

讓我們仔細看看 NAD+ 及其強大的抗衰老功效。


NAD+ 的維持生命的益處

#1 NAD+ 和端粒長度

 

在細胞核內,我們的基因沿著稱為染色體的扭曲雙股 DNA 分子排列。 染色體末端有一段 DNA,稱為 端粒,它可以保護我們的遺傳數據,使細胞能夠分裂,並掌握我們如何衰老的一些秘密。

 

細胞每次分裂,端粒都會變短。 當它們變得太短時,細胞就無法再分裂; 它變得不活躍(老化)或死亡(細胞凋亡)。 這種端粒縮短過程與老化和較高的死亡風險有關。

 

NAD+ 是沉默調節蛋白質發揮功能所必需的,有助於維持端粒的長度。

 

富含多酚的食物和補充劑,例如 白藜蘆醇紫檀芪,可能會激活 Sirtuins 並有助於延長壽命,但新出現的證據表明,當 NAD+ 被激活時,Sirtuins 的功能最佳。

 

#2 NAD+ 和 DNA 修復

 

DNA 極易受到損傷,其中包括 DNA 鏈斷裂和基因突變。 隨著 DNA 損傷的積累,它會促進老化過程,並可能導致特定的縮短壽命的疾病和免疫力下降。

 

我們的 DNA 可以反擊。 受損時,DNA 會活化一種稱為 PARP-1 的酶,在細胞內進行 DNA 修復。 然而,為了做到這一點,PARP-1 依賴 NAD+。 為了發揮其功能,PARP-1 消耗大量的 NAD+。 隨著年齡的增長,我們的 NAD+ 逐漸耗盡,PARP-1 修復 DNA 的能力就會顯著減弱。

 

補充 NAD+ 可支持健康的 DNA 修復過程。

 

#3 NAD+ 和免疫細胞訊號傳導

 

隨著年齡的增長,我們的免疫細胞變得不穩定——有些細胞變得過度活躍(這可能導致自體免疫疾病),而有些則變得緩慢(這增加了感染的風險)。 這個過程,稱為 免疫老化,與粒線體功能和能量平衡密切相關,兩者都依賴 NAD+ 活性。

 

因此,充足的細胞內 NAD+ 對於年輕的細胞能量至關重要,是抵抗免疫老化和維持健康免疫系統的至關重要的因素。

 

#4 NAD+ 和提供我們能量的能量酶

 

老化的一個普遍特徵是細胞能量的損失,這會導致 ATP 水平降低以及為身體提供動力所需的細胞燃料不足。 ATP(三磷酸腺苷)是大多數細胞過程的主要能量來源。 所有生物,包括植物和動物,都需要持續供應能量才能發揮作用。 最重要的是,能量用於維持我們生存所需的所有過程。

 

造成這種能量損失的原因之一是電子傳輸鏈效率的下降,電子傳輸鍊是我們從食物中提取能量的主要途徑。 NAD+ 是這個過程中的重要組成部分。

 

研究表明,透過提高 NAD+ 水平來恢復電子傳遞鏈功能是促進參與能量提取和維持年輕細胞功能的必需酶的快速有效的方法。 保持良好的 NAD+ 水平有助於持續的生理健康。

 

#5 NAD+ 和染色體穩定性

 

我們的染色體是容納 DNA 的複雜結構。 可以這樣想: 脫氧核糖核酸 存在於基因中; 基因已開啟 染色體.

 

取得 DNA 鏈以「讀出」遺傳指令需要對這些蛋白質進行生化控制,以確保每個基因正常發揮作用,但與任何複雜的分子結構一樣,染色體可能會變得不穩定。 最終,不穩定性會引發基因解釋錯誤,最終導致細胞功能和結構發生有害變化。 染色體不穩定性增加會加速老化。

 

參與維持穩定染色體結構的酵素需要 NAD+ 才能正常發揮作用。 當 NAD+ 充足存在時,NAD+ 有助於延長動物模型的壽命。 然而,當需要 NAD+ 發揮作用的酵素失活時,染色體結構就會受到影響,細胞複製就會異常。

 

#6 NAD+ 和大腦健康

 

由於 NAD+ 對神經傳導物質的影響,它對於維持大腦健康至關重要。 事實上,一項研究 生物醫學雜誌 顯示它符合神經傳導物質本身的標準。

 

神經傳導物質是大腦化學物質,在神經細胞之間傳遞訊號,從而幫助調節情緒、食慾和壓力等全身功能。

 

#7 NAD+ 和細胞能源生產

 

NAD+ 最初被發現是作為將化學能從食物輸送到細胞所需的 ATP 燃料的過程的重要組成部分。 NAD+ 是 本身 一種類似於 ATP 的「能量貨幣」形式,ATP 是一種複雜的有機化學物質,為驅動活細胞中的許多過程提供能量。

 

NAD+ 也是與能量產生相關的過程中的功能性訊號分子,包括 PARP-1 和 Sirtuins。 當 DNA 損傷時,PARP-1 會消耗大量 NAD+,導致能量產生減少。 此外,高水平的 NAD+ 可以活化去乙醯化酶,使它們能夠進行代謝和壓力保護反應,從而有助於長壽。

 

支援高效的能量生產和充足的 ATP 水平需要持續且豐富的 NAD+。 這一點至關重要,因為隨著我們的細胞能量減少,我們的生命力也會減少。

 

#8 NAD+ 和 Sirtuins,細胞老化的調節劑

 

Sirtuins 是細胞老化的主要調節因子,因為它們會影響 DNA 修復和發炎反應等基本功能。 它們還會影響細胞是否進入複製週期,或是否死於程序性死亡。

 

活化去乙醯化酶的化合物作為化學「青春之泉」而受到人們的熱切追捧。 白藜蘆醇、蝶博烯和槲皮素等常見補充劑已被評估為有前途的沉默調節蛋白活化劑。

 

Sirtuin 的活化在支持健康的心血管系統和健康的大腦功能方面顯示出了巨大的希望,但如果沒有足夠的 NAD+,這些長壽促進劑就無法發揮作用。

 

底線:sirtuins 需要充足的 NAD+ 才能正常發揮作用,支持正常的 DNA 修復和健康的發炎反應。

 

參考:

 

今井 s,瓜倫特 l。 細胞生物學趨勢。 2014;24(8):464–471。 土井:10.1016/j.tcb.2014.04.002

傑克遜 SP,巴特克 J。 自然。 2009;461(7267):1071-8.

Ying W、卡尼爾 P、斯旺森 RA。 生物化學生物物理資源共同。 2003;308(4):809-13.

Pittelli M、Felici R、Pitozzi V 等。 摩爾藥理學。 2011;80(6):1136-46.

Fang EF、Kassahun H、Croteau DL 等。 細胞代謝。 2016;24(4):566-81.

米爾斯 KF、吉田 S、斯坦 LR 等人。 細胞代謝。 2016;24(6):795-806.

Watroba M、Dudek I、Skoda M 等。 老化阻力. 2017;40:11-9.

肖N,梅芳,孫Y,等。 植物醫學. 2014;80(12):993-1000.

Imai si,guarente l。 Npj老化機械裝置. 2016;2:16017.

 



較舊的帖子 較新的帖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