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壽文章

Nmn 和褪黑激素的聯合療法可減少心臟病發作後的組織損傷

心臟和聽診器; NMN 和褪黑激素的聯合療法可減少心臟病發作後的組織損傷

大多數心肌梗塞(俗稱心臟病發作)發生在人們上了年紀後,而衰老使得從這種類型的損傷中恢復變得更加困難。 更重要的是,老化可以決定目前針對心臟事件的治療方法的有效性 (1)。 因此,研究人員正在試圖了解老化如何影響心臟,並根據一個人的年齡確定最適合心臟損傷的治療方法。 a 學習 Hosseini 及其同事發表的論文透過測試兩種可能對老年人心臟損傷具有保護作用的化合物,使我們向解決這種有害疾病又更近了一步。

心臟病發作和再灌注損傷期間會發生什麼?

在心臟病發作或中風等事件期間,血流會中斷,受缺血影響的組織會受傷。 當血流恢復時,由於血液湧入受傷區域,該組織可能會遭受進一步的損傷。 這稱為再灌注傷害。 科學家研究了心臟病發作後發生的事件,以尋找促進受損組織恢復過程的方法。

在心肌缺血(心臟肌肉組織血流不足,通常稱為「心臟病發作」)期間,由於沖洗心臟的一條或多根冠狀血管受損,血流會中斷。 當血流重新建立(再灌注)時,由於先前缺乏血液而影響的組織受到損害,因此會發生一系列發炎反應。

受影響的組織也會釋放過量的活性氧 (ros),增加氧化壓力造成的傷害。 在第一波損傷中倖存的心肌細胞的粒線體功能通常會受到損害,這可能會導致進一步的功能障礙甚至細胞死亡。

再灌注傷害會增加心臟病發作等事件後造成的傷害。 在許多情況下,再灌注損傷對心臟組織的損害大於血流中斷造成的損害。

在心肌缺血(心臟肌肉組織血流不足,通常稱為「心臟病發作」)期間,由於沖洗心臟的一條或多根冠狀血管受損,血流會中斷。

保護粒線體功能保持心臟健康

由於褪黑激素具有充分記錄的抗發炎特性和抗氧化作用,褪黑激素已被廣泛研究用作心臟保護劑。 研究人員還發現,褪黑激素水平低與老年心血管疾病風險增加之間存在關聯 (2)。

煙醯胺腺嘌呤二核苷酸(nad+) 是心臟保護研究的目標,因為它作為多種細胞代謝反應的輔助因子的重要性,並且因為它對保護粒線體(細胞的能量產生結構)的正常功能具有影響。 nad+ 水平隨著年齡的增長而降低,導致多種類型的生理功能障礙。 出於這個原因,科學家試圖尋找在細胞層面上提高 nad+ 可用性的方法。

在動物模型中取得成功結果的一種策略是透過補充 nad+ 前體 nmn(菸鹼醯胺單核苷酸)來恢復細胞 nad+ (3)。 對動物進行的研究表明,使用 nmn 等 nad+ 前體進行治療具有針對缺血/再灌注損傷的心臟保護作用 (4)。 然而,缺血事件後保護心臟功能的緩解策略通常只關注個別治療藥物,結果並不理想。

Nmn 和褪黑激素的組合可增強心臟保護作用

研究人員認為,最好的方法是將兩種或多種具有不同心臟保護作用的藥物結合起來,例如褪黑激素和 nmn 等 nad+ 前體。 一項新研究發表在 心血管藥理學和治療學雜誌 顯示了使用這種聯合治療方法的好處 (5)。 

作者在動物模型上進行了測試,以研究褪黑激素和 nmn 對老年大鼠心臟缺血/再灌注損傷後心肌功能、粒線體活性和氧化壓力狀態的單獨和聯合影響。 在這項研究中,研究人員進行了測試來測量缺血事件前後以及重新建立灌注後心臟組織的狀況。

如預期的那樣,使用褪黑激素或 nmn 進行個人化治療可以縮小梗塞部位(因缺乏血流而受損的組織)的大小,並改善心臟肌肉組織的功能。 兩種治療藥物也補充了 nad+ 水平,但該研究結果的真正重要性在於,聯合治療比單獨治療提供了更強的心臟保護作用。

Nmn 本身透過減少梗塞部位、減少對肌肉組織的損傷和保護心臟功能來保護心臟組織。 nmn 還可以防止細胞層面上 nad+ 的消耗,從而保留粒線體功能。 在接受 nmn 治療的心臟中,可引起氧化壓力的酵素水平也顯著降低,這證實了 nad+ 前體作為強大抗氧化劑的作用。

同樣,褪黑激素透過在細胞層面保護粒線體功能來保護心臟泵血的能力。 褪黑激素還充當自由基清除劑,在這些有害物質進一步損害心臟組織之前與它們結合。

Nmn與褪黑素合併治療保護心臟

保護老化心臟的重要見解

這些結果對於人類心血管預防特別有意義,因為在這些老年心臟中觀察到了這些影響。 值得注意的是,nmn 預處理增加了可用 nad+ 的存在,使老化心臟的粒線體功能即使在缺血/再灌注損傷後也能保持在幾乎最佳的水平。

因此,nmn 治療本身以及聯合褪黑激素是減輕心臟病發作後心臟損傷的一種有前途的策略。 這種方法透過防止氧化壓力、保護粒線體功能並保留心臟的泵血功能來增強心臟保護作用。 需要進一步的研究來了解這種療法對人類的有效性。 

參考:

  1. 鄧南遮 v、佩雷斯 v、博韋里斯 a、格爾皮 rj、波德羅索 jj。 硫氧還蛋白-1 在缺血預處理、後處理和老年缺血心臟中的作用。 藥理學研究. 2016;109:24-31。 doi:10.1016/j.phrs.2016.03.009
  2. 多明格斯-羅德里格斯 a、阿布魯-岡薩雷斯 p、阿羅約-烏卡 e、賴特 rj。 血清中褪黑激素水平降低預示著急性心肌梗塞後左心室重建。 松果體研究雜誌. 2012;53(3):319-323。 doi:10.1111/j.1600-079X.2012.01001.x
  3. 吉野 j,鮑爾 ja,今井 si。 nad+ 中間體:nmn 和 nr 的生物學和治療潛力。 細胞代謝。 2018;27(3):513-528。 doi:10.1016/j.cmet.2017.11.002
  4. Sukhodub a、du q、jovanović s、jovanović a。 藥理學研究。 2010;61(6):564-570。 doi:10.1016/j.phrs.2010.01.008
  5. Hosseini L,Vafaee MS,Badalzadeh R。 心血管藥理學雜誌. 2020;25(3):240-250。 號碼:10.1177/1074248419882002


較舊的帖子 較新的帖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