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壽文章

由內而外的健康肌膚:將補充 NMN 與益生菌結合,對抗 UVB 引起的皮膚損傷和衰老

由內而外的健康肌膚:將補充 NMN 與益生菌結合,對抗 UVB 引起的皮膚損傷和衰老

從良性皺紋和老年斑到更嚴重的皮膚病,我們的皮膚首當其沖地受到過度陽光照射的傷害。 儘管太陽有許多好處,包括為我們提供維生素 D 合成的主要來源和改善情緒,但太陽的亮度也有其陰暗的一面——紫外線輻射。  

在最近發表的一項研究中 前線 製藥公司ogy來自中國重慶的研究小組研究如何使用兩種化合物-NMN(菸鹼醯胺單核苷酸)和乳酸菌(LAB)來對抗紫外線照射後發生的損害。 簡而言之,NMN 是必需酶 NAD+ 的前體,NAD+ 是體內每個細胞所必需的,並且會隨著年齡的增長而下降。 乳酸菌 (LAB) 是一種益生菌,是腸道中的一種健康細菌,與抗衰老、抗氧化和免疫調節活性有關。 

Zhou 及其同事在小鼠身上使用這種聯合療法表明,皮膚老化的有害影響在 UVB 暴露後可以逆轉,這為使用 NMN+LAB 補充劑預防或治療陽光引起的皮膚損傷提供了一個起點。 

太陽的陰暗面

作為人體抵禦毒素和外來入侵者的第一道防線之一,皮膚堅韌且具有保護作用,但不能免受紫外線造成的傷害。 紫外線輻射,尤其是 UVB 射線,被認為是導致光老化的最重要的外部因素,光老化是指由於反覆光照而導致的皮膚過早老化。 過量的 UVB 輻射不僅會導致外在的衰老跡象(例如:皺紋、失去彈性以及皮膚粗糙或皮革狀),而且還與大部分最嚴重的皮膚病有關。

儘管我們已經有了一種稱為防曬霜的優秀皮膚保護產品,但許多人仍然過度暴露在紫外線下,或者想要消除過去崇拜陽光所造成的一些傷害。 人們對抗老化化合物的興趣從未如此高漲——無論是從美容的角度來看,對抗皺紋和魚尾紋,還是從健康的角度來看,預防更嚴重的皮膚疾病。

紫外線輻射,尤其是 UVB 射線,被認為是導致光老化的最重要的外部因素

反擊光老化

在這項研究中,在誘導 UVB 損傷之前,小鼠接受了 NMN 和 LAB 組合、NMN 或 LAB 單獨治療或維生素 C 治療。 由於維生素 C 是一種已知的抗氧化劑,研究小組使用該治療組來測量 NMN 和 LAB 的抗氧化能力。 

在研究這些治療對動物的影響之前,趙和同事在一項基於細胞的研究中研究了這些化合物作為抗氧化劑的效果。 他們發現,NMN+LAB 組合表現出最強的抗氧化能力,比單獨使用維生素 C、NMN 或 LAB 更有效。 NMN 和 LAB 的組合顯示出更高的清除自由基(引起氧化壓力和細胞損傷的反應性和發炎化合物)的能力,這表明這兩種藥物可以協同作用,增強其抗氧化活性。 

從那裡,研究人員研究了這些治療如何影響小鼠的氧化壓力和發炎。 在未接受任何補充劑的紫外線損傷組中,小鼠的兩種抗氧化酶(過氧化氫酶和超氧化物歧化酶)水平顯著降低,抗炎化合物白細胞介素10 (IL-10) 水平也顯著降低。 受到 UVB 損傷的小鼠還具有更高水平的促炎化合物和稱為晚期糖化終產物 (AGE) 的破壞性分子,這會加速皮膚老化。 

NMN 和 NMN+LAB 小鼠均表現出這些不平衡的抗氧化劑和發炎標記物的逆轉,儘管組合組比單獨使用任何一組都有更多有益的改善。 雖然這些生物標記中的大多數都恢復到健康對照組的水平,但NMN+LAB 組的抗氧化劑超氧化物歧化酶也得到了額外的增強,達到的水平甚至高於沒有任何紫外線損傷的健康小鼠。 

這些結果表明,UVB 暴露會引起皮膚嚴重的氧化壓力和發炎損傷。 雖然預先治療 NMN 可以減輕這種損害,但 NMN 和益生菌 LAB 的組合似乎效果更好。 由於氧化壓力在皮膚光老化中起著至關重要的作用,Zhao 和同事推測 NMN 的 NAD 增強能力和 LAB 的益生菌能力可以很好地協同工作,以對抗自由基損傷並減少皮膚發炎。

NMN 和益生菌的抗皺組合

我們知道紫外線輻射會導致外部皮膚老化,趙和同事接下來想看看 NMN 和 LAB 治療是否可以透過促進我們身體最豐富的蛋白質——膠原蛋白的產生來預防或逆轉這種與外觀相關的損傷。 20 多歲後,我們的皮膚每年產生的膠原蛋白減少約 1%,而 UVB 損傷會使膠原蛋白的減少速度更快。 如果沒有足夠的膠原蛋白,皮膚會變得更加皺紋和薄,並且缺乏彈性、水分和光滑度。 

暴露在 UVB 照射後,小鼠的皮膚厚​​度減少,膠原纖維變小且斷裂,膠原蛋白束也減少——所有這些都是陽光損傷後的預期症狀。 雖然 NMN、LAB 和維生素 C 組的皮膚厚度確實有所增加,但它們並沒有改善膠原蛋白的結構和黏附力——只有 NMN+LAB 組的膠原蛋白數量和品質有所提高。 

減少膠原蛋白隨年齡的流失可以顯著改善皮膚的外觀,增加彈性和水合作用,減少皺紋。 NMN+LAB 小鼠的肥大細胞(一種引發快速發炎反應的免疫細胞)也較少,顯示這種聯合治療可顯著減少 UVB 暴露後的皮膚發炎。

最後,Zhao 和同事研究了 NMN 和 LAB 如何影響細胞能量產生。 雖然 UVB 暴露導致皮膚中的 NAD+ 水平顯著下降,但 NMN+LAB 治療顯著將 NAD+ 水平提高到健康小鼠的水平。 此外,經過 NMN 和 LAB 治療的小鼠表現出更高的 AMPK 活性,AMPK 是一種所謂的長壽酶,可充當體內的主要代謝調節劑。 AMPK 升高可以促進 SIRT1 活性,SIRT1 是一種與延長壽命、減少氧化壓力和高效細胞能量產生相關的蛋白質。   

NMN 和益生菌的抗皺組合

由內而外的皮膚支持補充劑

儘管我們在先前的研究中發現,透過補充NMN 來支持健康的NAD+ 水平可以改善動物的心臟、腎臟、大腦和肝臟健康,但研究尚未表明這種NAD 增強劑如何影響皮膚,而且我們還沒有看到如何影響皮膚。NMN 與乳酸菌等益生菌相互作用。 在這項研究中,Zhao 及其同事發現,與單獨使用任何一種化合物相比,NMN 和 LAB 的組合在外觀和內部生物標記方面對皮膚產生了更大的有益效果。

趙和同事推測 LAB 增強了 NMN 的有益作用,因為一些 學習 已經發現某些細菌可以幫助 NMN 轉化為 NAD+。 正如作者所說,“這項研究可能表明,我們研究中的[細菌]通過促進 NMN 合成 NAD+,在改善皮膚損傷方面發揮了作用。” 儘管這項研究不是針對人類進行的,但它為 NAD 增強劑和益生菌如何協同作用以改善紫外線損傷後的皮膚健康提供了一個起點。 即使是內服而不是外用,這種 NMN 和乳酸菌的組合也顯示出從內到外對抗皮膚老化的希望。

參考: 

Shats I、Williams JG、Liu J 等人。 細菌透過參與脫酰胺生物合成途徑促進哺乳動物宿主 NAD 代謝。 細胞代謝。 2020;31(3):564-579.e7。 土井:10.1016/j.cmet.2020.02.001

週X,杜慧華,倪立,等。 菸鹼醯胺單核苷酸結合 發酵乳桿菌 TKSN041 透過活化 AMPK 訊息傳遞路徑減少小鼠皮膚的光老化損傷。 前藥理學。 2021;12:643089。 發佈於 2021 年 3 月 25 日。doi:10.3389/fphar.2021.643089



較舊的帖子 較新的帖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