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壽文章

將免疫與大腦連結:免疫系統興奮劑可改善阿茲海默症的認知能力

將免疫與大腦連結:免疫系統興奮劑可改善阿茲海默症的認知能力

對阿茲海默症起源的研究發現了與免疫系統的關聯。 現在, a small clinical trial shows that sargramostim — a man-made version of a certain natural substance made in your body that stimulates your immune system to make more white blood cells to help you fight off infections — has positive effects on patients with mild to moderate Alzheimer's疾病。 總而言之,針對免疫系統影響大腦功能的化合物的潛在作用代表了阿茲海默症治療的一種新方法。 

阿茲海默症和關節炎:免疫參與的線索

人們注意到,阿茲海默症患者體內的幾種發炎標記(一種標誌性免疫系統反應)升高。 這促使科學家探索透過可平息發炎反應的物質來治療大腦惡化的疾病 (1)。

這種免疫系統和大腦連結的線索來自於這樣的觀察:類風濕性關節炎(ra) 患者往往不會患上阿茲海默症,這是一種慢性發炎性疾病,而這種疾病在其他人群中非常普遍(2)。 最初,科學家認為對阿茲海默症的保護作用來自大劑量的非類固醇抗發炎藥物 (nsaid),如常用於治療 ra 的阿斯匹靈或布洛芬。 這導致研究人員在多項臨床試驗中測試了非類固醇抗發炎藥物(一種含有布洛芬和萘普生(aleve) 的藥物類別)的功效,但最終未能顯示對阿茲海默病發展的有益作用。

免疫調節劑可改善阿茲海默症患者的認知能力

對免疫系統在阿茲海默症中的作用的進一步研究可能在於導致 ra 發展的一系列事件,而不是慢性發炎的治療。 來自骨髓的一種特殊類型的免疫因子,稱為粒細胞巨噬細胞集落刺激因子(gm-csf),可以活化白血球,在 ra 患者中表達上調。 最近的研究表明,gm-csf 對小鼠阿茲海默症的變化具有強大的影響 (3)。

Gm-csf 已與另一種稱為沙格司亭的藥物合併使用,用於刺激白血病患者骨髓中血球的產生。 研究人員注意到接受此類治療的患者認知能力有所改善。 進一步的研究顯示,與單獨使用 gm-csf 治療相比,沙格莫司亭納入治療時效果更顯著 (4)。

Gm-csf/沙格司亭療法改善了人類阿茲海默症的認知和標記。

免疫調節療法改善認知

最近發表在期刊上的一項研究 老年癡呆症 失智 描述了對一組阿茲海默症患者使用 GM-CSF/沙格莫司亭聯合療法的人體臨床試驗的結果 (7)。 研究試圖測量這種免疫調節療法對認知的影響,以及該疾病的幾種免疫標記物,例如β澱粉樣蛋白和神經退化的血漿標記。 研究的參與者還進行了幾項不同的影像學研究,包括 mri 和 pet 掃描,以可視化接受治療或安慰劑前後大腦的變化。

聯合治療被證明是安全且耐受性良好的。 研究結果表明,這種免疫調節療法取得了緩解疾病的效果,增強了患有輕度至中度癡呆症的阿茲海默症患者的記憶力。 這些患者在接受 gm-csf/sargramostim 治療後免疫反應增強。 接受免疫調節劑的參與者的幾種類型的白血球(例如單核細胞、淋巴細胞和嗜中性球)有所增加。 治療後發炎反應標記物也升高,顯示 gm-csf/沙格司亭具有免疫調節活性。

接受治療組的認知測試顯著改善,結果顯示治療組 80% 的人記憶力得到改善,而安慰劑組只有 35% 的人記憶力得到改善。 阿茲海默症的生物標記也有所改善。 與安慰劑組相比,異常 tau 蛋白(疾病的主要原因之一)的標記物減少了 17%,神經退化的生物標記減少了 40%。 影像學結果尚無定論,但研究人員預計,如果研究範圍擴大到更多參與者,會有明顯的改善。 這項相對較小的試驗表明,gm-csf/沙格司亭療法可以改善人類的認知能力和阿茲海默症的標記。 作者希望在一項更大規模的試驗中驗證這些發現,該試驗將長期追蹤參與者。

「這些結果表明,短期沙格司亭治療可激活先天免疫系統,改善認知和記憶,並使輕度至中度阿茲海默症參與者的澱粉樣蛋白和tau 蛋白病理學和神經元損傷的血液測量部分正常化,” 科羅拉多大學阿茲海默症和認知中心主任亨廷頓·波特博士與喬納森·伍德科克、蒂莫西·博伊德和合作者一起進行了這項新試驗。 「刺激先天免疫系統和調節發炎的這一令人驚訝的發現可能是一種新的治療方法,並促使我們開始對沙格莫司汀治療阿茲海默症進行更大規模的試驗,讓更多的參與者接受更長時間的治療。

參考:

  1. Andreasson KI、Bachstetter AD、Colonna M 等。 針對中樞神經系統神經退化性疾病的先天免疫[已發表的更正出現在《J Neurochem》。 2017 年 4 月;141(1):151]。 J神經化學。 2016;138(5):653-693。 doi:10.1111/jnc.13667
  2. 麥吉爾 pl、羅傑斯 j、麥吉爾 eg。 發炎、抗發炎藥物和阿茲海默症:過去 12 年。 阿茲海默氏症。 2006;9(3增刊):271-276。 doi:10.3233/jad-2006-9s330
  3. Boyd TD、Bennett SP、Mori T 等人。 類風濕性關節炎中 GM-CSF 上調可逆轉阿茲海默症小鼠的認知障礙和澱粉樣變性。 阿茲海默氏症。 2010;21(2):507-518。 doi:10.3233/JAD-2010-091471
  4. Jim HS、Boyd TD、Booth-Jones M、Pidala J、Potter H。 腦子混亂了。 2012;1(1):1000101。 doi:10.4172/bdt.1000101
  5. 布施曼 ir、布施 hj、密斯 g、霍斯曼 ka。 透過粒細胞-巨噬細胞集落刺激因子治療性誘導低灌注大鼠腦中的動脈生成。 循環。 2003;108(5):610-615。 doi:10.1161/01.CIR.0000074209.17561.99
  6. Taipa R、das Neves SP、Sousa AL 等人。 阿茲海默症患者腦脊髓液中的促發炎和抗發炎細胞因子及其與認知能力下降的相關性。 神經生物學老化。 2019;76:125-132。 doi:10.1016/j.neurobiolaging.2018.12.019
  7. 波特 h、伍德科克 jh、博伊德 td 等人。 沙格司亭 (gm-csf) 治療阿茲海默症的安全性和有效性。 阿茲海默症(紐約州)。 2021;7(1):e12158。 2021 年 3 月 24 日發布。


較舊的帖子 較新的帖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