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壽文章

長壽專家系列:老化的新時代-深入探討尼爾‧巴齊萊博士的研究

長壽專家系列:老化的新時代-深入探討尼爾‧巴齊萊博士的研究

在老化和長壽研究領域,很少有人能像尼爾·巴齊萊博士那樣引人注目。 他的開創性工作塑造了我們對老化過程以及如何延緩甚至逆轉老化的理解。 本文探討了 barzilai 博士的工作,闡述了他對長壽研究潛在未來的看法。 

Barzilai 博士不隸屬於ProHealth ,也不暗示對我們產品的認可。 我們的團隊尊重在長壽科學領域取得突破的科學家、研究人員和醫生,我們的目標是讓這些先驅者獲得更多的關注。 

研究背後的人:尼爾‧巴齊萊博士是誰? 

Nir barzilai 博士是 傑出的老年學家和遺傳學家 因其在老化和長壽領域的工作而聞名。 Barzilai 目前擔任阿爾伯特愛因斯坦醫學院老化研究所所長,他的職業生涯致力於 了解衰老的生物學和遺傳學. 

巴爾齊萊在以色列出生長大,他年輕時就激發了對老化的興趣。 他著迷於年輕時的自己與年邁祖父之間的鮮明對比,踏上了揭開衰老之謎的旅程。 

在其輝煌的職業生涯中,巴爾齊萊博士因其對衰老研究的貢獻而獲得了無數獎項和認可。 他的工作不僅揭示了衰老的複雜生物學,而且還為延緩與年齡相關疾病的潛在幹預措施鋪平了道路。 

尼爾巴茲萊

尼爾巴爾齊萊(來源: 老化研究組織)

長壽基因項目:老化研究的里程碑研究 

長壽基因計畫由阿爾伯特愛因斯坦醫學院的 nir ​​barzilai 博士牽頭,旨在闡明 超長壽命的遺傳基礎。 研究重點在於一個特定群體:年齡在 95 歲至 112 歲之間的德系猶太人及其後代。 該人口群體的選擇具有戰略意義,因為他們的遺傳同質性減少了混雜變數的數量,使研究設計更加穩健。 

該計畫已經鑑定出與延長壽命相關的特定基因變異。 這些變異體在多種生物途徑中發揮作用,包括脂質代謝、發炎調節和細胞維持。 例如,研究中的一些個體表現出 cetp 基因的變異,這與 「好」高密度脂蛋白膽固醇水平較高 並增強老年認知功能。 同樣,某些 FOXO3 基因變異的存在似乎與 對年齡相關的疾病有更強的抵抗力,以及延長健康壽命。 

在更廣泛的背景下,長壽基因計畫的發現對老年科學具有重要意義。 這些基因變異可作為藥物介入的前瞻性目標,促進旨在模仿長壽相關基因作用的療法的開發。 此外,這些基因正在成為評估生物年齡的生物標記組設計的基石,這是超越實際年齡來評估個體功能狀態的重要指標。 

從這項研究中收集到的見解也有利於個人化醫療。 了解個別長壽或退化的遺傳傾向可以為量身定制的醫療保健策略提供資訊。 例如,在年輕人中識別這些基因可以鼓勵早期幹預,從而延緩與年齡相關的疾病的發作。 

此外,長壽基因計畫過程中所發展的方法和分析工具可以作為類似研究的藍圖。 該研究採用了一系列最先進的技術,例如全基因組定序、代謝組學和蛋白​​質組學,從而為該領域的後續工作設定了高標準。 

長壽基因計畫不僅增進了我們對老化生物學的理解,也為創新的臨床應用奠定了基礎。 它的發現可能為旨在延長健康壽命甚至可能延長壽命的療法鋪平道路,從根本上重新定義我們應對老化的方法。 

長壽基因:長壽、健康的關鍵? 

長壽基因計畫最令人興奮的發現之一是鑑定了與延長壽命相關的特定基因變異。 這些「長壽基因」被發現 提供對年齡相關疾病的保護 例如認知能力下降、血糖失衡和心血管挑戰。 

有趣的是,研究表明,百歲老人及其家人的 a 水平異常高。 心臟保護性血液生物標記。 這表明某些遺傳因素可能有助於降低心臟病的風險,心臟病是老年人死亡的主要原因之一。 

這些長壽基因的發現標誌著老化研究向前邁出了重要一步。 它讓我們得以一睹 長壽的潛在遺傳基礎,為制定乾預措施以延長健康壽命開闢新途徑。 

解讀 tame 試驗:邁向駕馭老化的大膽一步 

對長壽的追求一直讓人類著迷,在我們追求更長壽、更健康的生活的過程中,我們偶然發現了一個潛在的盟友——一種名為二甲雙胍的藥物。 其起源可追溯至 90 年代 調節血糖失衡二甲雙胍現在由於另一個令人信服的原因引起了研究人員的注意——它具有延緩衰老的潛力。 但其中有多少是經過科學驗證的,又有多少只是猜測呢?  

問題的關鍵 

TAME(二甲雙胍靶向衰老)試驗是一個雄心勃勃的項目,因其大膽的主張而備受關注——測試二甲雙胍延緩人類衰老的能力。 由 Nir ​​Barzilai 博士和一組傑出研究人員領導的 TAME 試驗旨在證明單一藥物可以推遲疾病的發作 許多與老化相關的慢性疾病。 然而,這項試驗充滿了挑戰,特別是在監管審批和資金方面。 

二甲雙胍:簡單概述 

二甲雙胍是一種廣泛使用的調節血糖失衡的藥物。 它具有經過驗證的安全記錄並且相對便宜, 使其成為 TAME 試驗的有吸引力的候選者。 流行病學研究進一步強調了該藥物的潛力,這些研究表明它可以降低心臟病、不受控制的細胞生長和認知能力下降等疾病的風險。 然而,TAME 試驗試圖回答的關鍵問題是二甲雙胍是否確實可以減緩老化過程。 

監理障礙:fda 對老化的立場 

Tame 試驗面臨的主要挑戰之一是 fda(食品藥物管理局)的監管立場。 fda 遵循「一種疾病,一種藥物」的藥物審批模式,並不將老化視為一種疾病。 這種監管視角一直是一項旨在針對整個老化而非特定疾病的試驗取得進展的重大障礙。 

溫和的試驗:創新設計 

為了避免監管障礙,tame 試驗旨在證明二甲雙胍可以延緩與老化相關的多種慢性病(合併症)的發作。 該試驗計劃在五年內追蹤 3,000 名老年人,觀察二甲雙胍是否可以延緩心臟損傷、不受控制的細胞生長、認知能力下降以及死亡率。 

資金難題 

Tame 試驗面臨的一個關鍵挑戰是確保必要的資金。 鑑於二甲雙胍是一種仿製藥,沒有商業盈利能力,製藥公司並不熱衷於贊助該試驗。 雖然美國國立衛生研究院 (nih) 提供了一小部分資金,但其餘所需資金尚未到位。 一些投資者已經挺身而出,最近公眾對長壽科學的興趣也有所幫助,但私人資金能否以有意義的方式推動這一進程仍然存在巨大差距。 

Tame 試驗的意義 

雖然二甲雙胍延緩老化的潛力似乎是延長健康壽命的現實且可行的方法,但 tame 試驗的意義在於它有可能改變 fda 對老化的看法。 一旦成功,該試驗將為更全面的抗衰老藥物研究和開發鋪平道路,從根本上改變老化研究的模式。 

長壽專家系列:老化的新時代-深入探討尼爾‧巴齊萊博士的研究

演化生物學:為什麼會有長壽基因?  

長壽基因計畫的發現提出了一個基本問題:為什麼這些長壽基因首先存在? 對這個問題的探索不可避免地將我們引向演化生物學。 

在最基本的層面上,賦予生存優勢的基因更有可能代代相傳。 這些基因可能增強體力、認知能力,甚至長壽。 從演化的角度來看,重要的是 具有賦予生存優勢的特徵,並讓持有者存活足夠長的時間來繁殖。 然而,基因並不是決定性的。 他們只能將包括你在內的有機體的長壽歸功於部分。 

表觀遺傳因素,即基因開啟或關閉的多種方式,可以改變這些基因的表達方式。 epi- 的意思是“在之上”,就表觀遺傳學而言,dna 上附著有分子“標籤”,使其變得更緊,從而變得更難以轉錄和表達,或者變得更鬆,使這些基因更容易在你的細胞中表現。 這些表觀遺傳變化受到許多環境因素的影響,從飲食和生活方式到壓力和毒素。 即使你母親在子宮裡時的狀況也會改變你的表觀基因組。 

就演化優勢而言,長壽基因所帶來的好處可能不只是生存。 例如,祖母假說假設 壽命更長可能具有社會優勢,例如照顧孫輩,從而提高後代的生存機會。 雖然長壽基因可能有利於在祖先環境中生存,但它們在現代環境中的價值可能是多維的,可能影響社會結構和世代知識轉移。 

我們也應該考慮拮抗性多效性的作用,這個概念顯示某些基因可能具有多種作用──有益的和有害的──取決於生命階段。 例如,一種可以提高生命早期生育能力的基因變異,可能會在以後的生命中產生有害的代謝影響。 長壽基因計畫中發現的長壽基因很可能具有這種雙重作用,這進一步強調了我們基因組成的複雜性,嶄露頭角的遺傳學家希望在這個領域還有更多的東西有待發現。 

展望未來,基因修飾療法的潛力值得思考。 可以想像,像 crispr 這樣的新興技術可以讓我們改變體內這些基因的變異, 賦予額外的老年保護。 當然,這種能力的倫理和社會影響是巨大的,需要嚴格的學術審查。 

長壽研究的未來:延緩衰老,生活更健康 

在回顧尼爾·巴齊萊博士對長壽科學的貢獻時,我們發現的不僅僅是一系列科學里程碑; 我們對老化的概念發生了典範轉移。 他的工作,無論是透過長壽基因計畫還是開創性的 tame 試驗,都讓我們認識到老化不是一個不可改變的命運,而是一個可變的生物過程。 除了對藥物介入的影響之外,這項工作也是不斷發展的多學科對話的基石,這場對話融合了老年學、遺傳學、表觀遺傳學,甚至演化生物學。 巴爾齊萊博士及其同時代人所體現的嚴謹的科學探究既是靈感也是藍圖。 它鼓勵我們提高自己的探究標準,並挑戰我們重新定義我們認為可能的界限。 如果以過去為鑑的話,我們今天提出的問題將塑造我們明天生活的未來。 因此,我們不僅要努力了解長壽的秘密,還要努力將其應用於改變子孫後代的生活品質。 

參考: 

  1. Barzilai n,rennert g。 蘭巴姆·邁蒙尼德醫學雜誌。 2012;3(4):e0020。 doi:10.5041/RMMJ.10087
  2. Atzmon g、schechter c、greiner w、davidson d、rennert g、barzilai n。 美國老年醫學會雜誌。 2004;52(2):274-277。 doi:10.1111/j.1532-5415.2004.52068.x
  3. Atzmon G、Pollin TI、Crandall J 等人。 脂聯素水平和基因型:人類壽命的潛在調節劑。 老年生物科學醫學雜誌。 2008;63(5):447-453。 doi:10.1093/赫羅納/63.5.447
  4. Suh Y、Atzmon G、Cho MO 等。 百歲老人中功能顯著的類胰島素生長因子 i 受體突變。 美國國家科學院院刊。 2008;105(9):3438-3442。 doi:10.1073/pnas.0705467105
  5. 米爾曼 s、阿茲蒙 g、霍夫曼 dm 等人。 低胰島素樣生長因子 1 水平預示著人類的生存能力超長。 老化細胞。 2014;13(4):769-771。 doi:10.1111/acel.12213
  6. Bannister CA、Holden SE、Jenkins-Jones S 等。  糖尿病肥胖代謝物。 2014;16(11):1165-1173。 doi:10.1111/dom.12354
  7. Martin-Montalvo A、Merken EM、Mitchell SJ 等人。 二甲雙胍可改善小鼠的健康狀況和壽命。 納特康姆。 2013;4:2192。 doi:10.1038/ncomms3192
  8. Kulkarni AS、Brutsaert EF、Anghel V 等。 二甲雙胍調節老年人骨骼肌和皮下脂肪組織的代謝和非代謝途徑。 老化細胞。 2018;17(2)。 doi:10.1111/acel.12723
  9. Kirkwood TBL,Melov S. 關於生命史中衰老的程序性/非程序性本質。 電流生物。 2011;21(18):R701-707。 doi:10.1016/j.cub.2011.07.020
  10. Sebastiani P、Solovieff N、Dewan AT 等人。 人類超長壽命的基因特徵。 公共圖書館一號。 2012;7(1):e29848。 doi:10.1371/journal.pone.0029848
  11. 凱尼恩 cj. 衰老的遺傳基因。 自然。 2010;464(7288):504-512。 doi:10.1038/nature08980


較舊的帖子 較新的帖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