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壽文章

迷幻輔助治療:老年人心理健康的新領域

迷幻輔助治療:老年人心理健康的新領域

人類是好奇的生物。 我們不斷想辦法改善我們的生活,讓我們的世界更加安全,透過清潔水、營養食品、改善醫療保健來保護我們的健康,並限制我們可能遇到的未知危險的數量。 我們也有一種強烈的願望,想知道事物如何運作、做什麼、味道如何,即使它們完全改變了我們對現實的看法。 雖然我們可以深入探討「我們所感知的」實際上是如何提高生存率的進化適應,但我們將討論改變這種感知的物質如何可能有益於健康和長壽,甚至以更有利的方式重新連接我們的大腦方法。 

在過去的幾十年裡,我們發現了一些精神活性植物的機制——也就是說,這些植物可以改變我們對自己和我們所生活的世界的看法。恥辱相反,似乎對其定期和可能在醫療監督下使用的合法利益。 雖然有些藥物會產生副作用,劑量也會產生影響,但值得探索哪些精神活性物質能夠在延長壽命的情況下維持認知、平衡情緒和整體健康。 

研究越來越暗示迷幻藥的變革潛力,不僅可以解決心理健康問題,還可以增強認知、情緒恢復能力,甚至可能延長壽命。 我們將看看最新的發現,揭示這些物質如何為更健康、更長壽、更充實的生活鋪平道路。 

精神活性物質的可獲得性差異很大——有些很容易取得,有些可以合法取得,但難以一致來源,有些是法律禁止的。 在取得任何此類物質之前,請查閱適用於您所在司法管轄區的法律法規並與合格的醫療保健專業人員合作。 

迷幻療法的簡要概述 

迷幻療法是一個新興的研究領域,探索 致幻藥物的治療潛力,這些物質能夠引起意識狀態改變,其特徵是情緒、感官知覺和思考過程的變化。 澄清一下,這不是為了娛樂用途或自我藥療; 它是在訓練有素的治療師的監督下進行受控的臨床使用。 

致幻劑的治療用途包括以一種方式施用這些物質。 受控、安全的環境,通常與心理治療結合。 迷幻藥不像大多數精神科藥物那樣被用作日常治療方案,而是通常在治療環境中施用一次或幾次。 

迷幻物質:經典與非經典 

迷幻藥是一種 已知會引起知覺改變的一類物質、情緒和認知過程。 它們通常分為三大類:色胺(如 DMT 和裸蓋菇素)、麥角酰胺(如 LSD)和苯乙胺(如麥司卡林)。 讓他們與眾不同的是他們的 作為血清素 2A 受體激動劑的能力,這對於調節情緒、認知和感知很重要。 

毒蠅傘與「神奇的」裸蓋菇素品種不同的一種蘑菇,從技術上講是一種致幻劑。 它也在臨床研究中,並且是有關微劑量、創造力、心流狀態和心理健康的熱門話題。 

迷幻藥大致分為「經典」和「非經典」。 經典迷幻藥包括裸蓋菇素(在某些蘑菇中發現)、lsd(一種合成化合物)和死藤水(一種以植物為基礎的亞馬遜啤酒)等物質。 非經典迷幻藥包括氯胺酮和搖頭丸(也稱為搖頭丸),它們具有相似的大腦路徑和作用。 

迷幻療法背後的科學 

理解迷幻療法潛力的關鍵概念之一是神經可塑性—— 大腦根據經歷而改變和適應的能力。 嚴重到影響我們日常生活的心理健康問題通常與思考和行為模式有關,而這些模式和行為模式會成為 深深紮根於我們的神經通路中。 迷幻藥可能有幫助 增強神經可塑性,有效地使大腦更容易接受變化。 

迷幻療法的潛在好處 

初步研究表明,迷幻療法可能對多種心理健康問題有益,特別是對於患有憂鬱症的老年人 根深蒂固的神經通路。 會嗎 帶來神秘的體驗? 這是有可能的,研究表明這些精神事件可能是這些療法如此有效的部分原因。 以下是它顯示出前景的幾個領域: 

神經可塑性觀點 

迷幻藥被認為可以增強神經可塑性——大腦形成新連接和重新佈線的能力。 隨著年齡的增長,大腦的這種固有能力自然會下降,可能導致認知能力下降和情緒低落。 迷幻藥,由 促進新神經通路的生長,可能有助於維持認知靈活性並延緩與年齡相關的認知衰退。 人們認為他們的 與血清素受體的相互作用是主要負責 對於這種效果,但功能上仍存在許多疑問。 

想想看:你已經 90 歲了,和 50 歲時一樣聰明、強壯,但學習新事物卻更困難了。 您可能想踏上新的職業道路,或培養新的嗜好。 與醫療保健專業人員合作選擇具有精神活性的植物萃取物可以激發您更快學習新技能的潛力,從而促進您人生旅程的下一階段。 

迷幻輔助治療:老年人心理健康的新領域

心理健康與長壽 

心理健康問題與一系列健康問題之間存在密切關聯。 導致的條件 對其他正常事件持續情緒低落或強烈的情緒反應 會引起生理變化並導致慢性壓力和不健康的習慣,所有這些都會影響壽命。 這 迷幻藥的治療用途可能有助於解決這些心理健康問題,從而改善長壽結果。 

一些研究人員認為,迷幻藥可以對神經系統功能產生正面影響,將我們的身體從交感神經戰鬥-逃跑-凍結-小鹿狀態轉變為副交感神經休息-消化-社交狀態。 這是情緒健康的多迷走神經理論的一部分,它可能特別有幫助,尤其是對於那些經歷過創傷事件的人,即使在童年時期也是如此。 

心臟代謝健康:新領域 

越來越多的研究表明,迷幻藥可能具有 對心臟代謝健康的有益影響。 研究表明,終生使用致幻劑與心臟病和血糖平衡問題的幾率降低有關,並且 也可能具有抗發炎作用。 雖然這項研究是初步的,但它指出了迷幻藥在管理心臟代謝疾病方面的潛力,而心臟代謝疾病是全球疾病負擔的主要原因。 

神經退化衰退與迷幻藥 

神經退化性疾病,例如 與年齡相關的認知能力下降,對健康老化構成重大挑戰。 新興研究表明 迷幻藥可能在這方面提供潛在的好處,這要歸功於它們促進神經可塑性和減少發炎的能力。 

難治性情緒低落 

情緒低落是一個普遍存在的問題,近一半的人受到影響 對傳統治療沒有反應。 然而,某些致幻劑,例如氯胺酮,已顯示出治療頑固性情緒低落的潛力, 在幾小時內提供救濟,而不是傳統治療需要數週或數月才能生效。 

對過去創傷事件的反應 

對觸發因素的強烈反應會讓人想起 以前的壓力或創傷事件 是另一種通常對當前治療方法具有抵抗力的疾病。 一些研究表明,MDMA 輔助治療可能對患有此問題的個體有益,大量參與者在治療後不再符合嚴重疾病的標準。 研究人員認為,神經通路的重新佈線和神經傳導物質平衡的改變是造成這種情況的原因。 一個人對記憶的反應方式的改變 這種性質的。 

 

迷幻療法也可能是 有效戒除毒癮。 例如,裸蓋菇素已在以下領域顯示出前景: 藥物濫用障礙的治療,包括酒精和菸草依賴。 

生命週期結束的過渡 

為了 面臨末期疾病的個人,情緒和態度的劇烈變化是常見的。 小型研究表明,裸蓋菇素輔助治療可以 減少恐懼並改善患者情緒 患有絕症。 

限制和挑戰 

儘管有潛在的好處,迷幻療法並非沒有挑戰。 其中許多物質目前都是非法的,研究常常受到監管障礙的阻礙。 此外,雖然初步研究已顯示出希望,但仍需要大規模、嚴格的臨床試驗來證實這些發現並充分了解潛在的風險和益處。 儘管越來越多的研究人員熱情地推動這一領域進一步發展,但這類試驗的撰寫具有挑戰性。 

迷幻療法的未來 

隨著迷幻研究的蓬勃發展,我們可能會在未來幾年看到這一領域的重大進展。 我們的目標不是取代目前的治療方法,而是擴展我們的工具箱,為那些尚未從現有療法中受益或對目前可用治療猶豫不決的人提供新的選擇。 在某些情況下,這些迷幻療法是對我們更傳統的根源的回調,因為這些植物藥物已經被原住民使用了幾個世紀。 當我們繼續探索這些物質的潛力時,我們必須負責任地這樣做,致力於嚴格的科學和道德臨床實踐,以及永續性和尊重它們起源的土地和人民。 

總的來說,雖然還有很多東西要學習,但迷幻療法的未來看起來很有希望。 透過繼續以科學和深思熟慮的方式探索這些物質,我們也許能夠為一些最具挑戰性的心理健康狀況找到新的治療方法。 

請注意: 致幻物質的使用應始終在醫療保健專業人員的指導下進行。 本文無意認可或提倡使用非法物質。 請務必諮詢醫療保健提供者以了解治療方案。 

參考: 

  1. Bogenschutz, MP、Forcehimes, AA、Pommy, JA、Wilcox, CE、Barbosa, PCR 和 Strassman, RJ (2015)。 裸蓋菇素輔助治療酒精依賴:概念驗證研究。 精神藥理學雜誌(英國牛津), 29(3),289-299。 https://doi.org/10.1177/0269881114565144 
  2. Bogenschutz, MP 與 Ross, S. (2018)。 經典致幻劑的治療應用。 行為神經科學的當前主題, 36,361–391。 https://doi.org/10.1007/7854_2016_464 
  3. 卡哈特-哈里斯 (rl) 和古德溫 (gm) (2017)。 迷幻藥物的治療潛力:過去、現在與未來。 神經精神藥理學:美國神經精神藥理學會的官方出版物, 42(11),2105–2113。 https://doi.org/10.1038/npp.2017.84 
  4. Carhart-Harris, RL、Muthukumaraswamy, S.、Roseman, L.、Kaelen, M.、Droog, W.、Murphy, K.、Tagliazucchi, E.、Schenberg, EE、Nest, T.、Orban, C., Leech, R.、Williams, LT、Williams, TM、Bolstridge, M.、Sessa, B.、McGonigle, J.、Sereno, MI、Nichols, D.、Hellyer, PJ...Nutt, DJ (2016)。 多模式神經影像揭示 LSD 體驗的神經相關性。 美利堅合眾國國家科學院院刊, 113(17), 4853–4858。 https://doi.org/10.1073/pnas.1518377113 
  5. Catlow, BJ、Song, S.、Paredes, DA、Kirstein, CL 與 Sanchez-Ramos, J. (2013)。 裸蓋菇素對海馬神經新生和微量恐懼調節消除的影響。 實驗腦研究, 228(4), 481–491。 https://doi.org/10.1007/s00221-013-3579-0 
  6. RS 杜曼和 GK Aghajanian (2012)。 突觸功能障礙:潛在的治療標靶。 科學(紐約州紐約市), 338(6103),68-72。 https://doi.org/10.1126/science.1222939 
  7. Feduccia, AA 與 Mithoefer, MC (2018)。 MDMA 輔助心理治療:記憶重新鞏固和恐懼消退是潛在機制嗎? 神經精神藥理學和生物精神病學進展, 84(A 部分),221–228。 https://doi.org/10.1016/j.pnpbp.2018.03.003 
  8. TW 弗拉納根和 CD 尼科爾斯 (2022)。 動物模型中的迷幻藥和抗發炎活性。 在 FS Barrett 和 KH Preller(編輯)中, 破壞性精神藥理學 (第 229-245 頁)。 施普林格國際出版社。 https://doi.org/10.1007/7854_2022_367 
  9. Griffiths, RR、Johnson, MW、Carducci, MA、Umbricht, A.、Richards, WA、Richards, BD、Cosimano, MP 和 Klinedinst, MA (2016)。 裸蓋菇素:一項隨機雙盲試驗。 精神藥理學雜誌(英國牛津), 30(12), 1181–1197。 https://doi.org/10.1177/0269881116675513 
  10. Griffiths, R.、Richards, W.、Johnson, M.、McCann, U. 與 Jesse, R. (2008)。 14 個月後,裸蓋菇素引起的神秘型體驗介導了個人意義和精神意義的歸屬。 精神藥理學雜誌(英國牛津), 22(6), 621–632。 https://doi.org/10.1177/0269881108094300 
  11. Johnson, MW、Garcia-Romeu, A.、Cosimano, MP 和 Griffiths, RR (2014)。 5-HT2AR 激動劑裸蓋菇素治療菸草成癮的初步研究。 精神藥理學雜誌(英國牛津), 28(11), 983–992。 https://doi.org/10.1177/0269881114548296 
  12. Kometer, M. 與 Vollenweider, FX (2018)。 血清素致幻劑引起的視覺知覺改變。 行為神經科學的當前主題, 36,257–282。 https://doi.org/10.1007/7854_2016_461 
  13. Kozlowska, u.、nichols, c.、wiatr, k. 與 figiel, m. (2022)。 從精神病學到神經學:迷幻藥作為神經退化性疾病的前瞻性治療方法。 神經化學雜誌, 162(1),89-108。 https://doi.org/10.1111/jnc.15509 
  14. Ly, C., Greb, AC, 卡梅倫, LP, Wong, JM, Barragan, EV, Wilson, PC, Burbach, KF, Soltanzadeh Zarandi, S., Sood, A., Paddy, MR, Duim, WC, Dennis, MY、麥卡利斯特、AK、Ori-McKenney、KM、Gray、JA 和 Olson,DE (2018)。 迷幻藥促進結構和功能性神經可塑性。 細胞報告, 23(11), 3170–3182。 https://doi.org/10.1016/j.celrep.2018.05.022 
  15. Mithoefer, MC、Wagner, MT、Mithoefer, AT、Jerome, L. 與 Doblin, R. (2011)。 {+/-}3,4-亞甲基二氧基甲基安非他命輔助心理治療對慢性、難治性患者的安全性和有效性:第一個隨機對照試驗研究。 精神藥理學雜誌(英國牛津), 25(4), 439–452。 https://doi.org/10.1177/0269881110378371 
  16. Moreno, FA、Wiegand, CB、Taitano, EK 和 Delgado, PL (2006)。 裸蓋菇素的安全性、耐受性和功效。 臨床精神病學雜誌, 67(11), 1735–1740。 https://doi.org/10.4088/jcp.v67n1110 
  17. 尼科爾斯,德(2016)。 致幻劑。 藥理學評論, 68(2),264-355。 https://doi.org/10.1124/pr.115.011478 
  18. Reiff, CM、Richman, EE、Nemeroff, CB、Carpenter, LL、Widge, AS、Rodriguez, CI、Kalin, NH、McDonald, WM 以及生物標記和新型治療工作小組,美國精神病學協會理事會下屬部門研究。 (2021)。 迷幻藥和迷幻輔助心理治療。 焦點(美國精神病學出版社), 19(1), 95–115。 https://doi.org/10.1176/appi.focus.19104 
  19. 羅斯,s.,博西斯,a.,格斯,j.,阿金-利貝斯,g.,馬龍,t.,科恩,b.,門內加,se,貝爾瑟,a.,卡里昂茨,k.,巴布,j. 、su, z.、corby, p. 和 schmidt, bl (2016)。 快速持續的症狀減輕:一項隨機對照試驗。 精神藥理學雜誌(英國牛津), 30(12), 1165–1180。 https://doi.org/10.1177/0269881116675512 
  20. 申伯格,ee (2018)。 迷幻輔助心理治療:精神病學研究與發展的典範轉移。 藥理學前沿, 9,733。 
  21. Simonsson, O.、Osika, W.、Carhart-Harris, R. 與 Hendricks, PS (2021)。 終生經典致幻劑使用與心臟代謝疾病之間的關聯。 科學報告, 11(1), 14427. https://doi.org/10.1038/s41598-021-93787-4 
  22. Vollenweider, Fx, & Kometer, M. (2010)。 迷幻藥物的神經生物學:對治療情緒障礙的影響。 自然評論。 神經科學, 11(9), 642–651。 https://doi.org/10.1038/nrn2884 
  23. Winkelman, MJ、Szabo, A. 與 Frecska, E. (2023)。 迷幻藥的潛力。 歐洲神經精神藥理學, 76,3-16。 https://doi.org/10.1016/j.euroneuro.2023.07.003 
  24. Zarate, CA、Singh, JB、Carlson, PJ、Brutsche, NE、Ameli, R.、Luckenbaugh, DA、Charney, DS 與 Manji, HK (2006)。 N-甲基-D-天門冬胺酸拮抗劑治療抗藥性的隨機試驗。 普通精神病學檔案, 63(8), 856–864。 https://doi.org/10.1001/archpsyc.63.8.856 

 



較舊的帖子 較新的帖子